退出阅读

太古神王

作者:净无痕
太古神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 深渊有人

噗呲一声,血光现,只见一道身影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,尸首分离,当场被斩。
秦问天看了一眼单冷秋,切磋?
“既然如此,我便算是为界主教育一番你吧,以后好好感悟修行。”那疯子冷漠开口,顿时无穷剑威竟裹挟着他的身体,朝着下方扔了过去,剑意即他之意,随心所欲。
那道剑光不断飞洒而出,快若流星闪电,犹如一道剑芒,噗噗的声响不断,只见一道道身影不断被斩杀诛灭,直接陨落当场,看到这一幕人群无不骇然,一个个脸色惊变,身上帝威疯狂爆发,同时急速往后闪退。
于是,对于他提出的不同意见,视为了挑衅,提出切磋战斗。
“规则本源,剑之法意吗?”秦问天心颤,好强的力量,他看到一位顶级仙帝强者,以超强的防御护体,规则领域诞生,铸就不灭空间,然而直接被穿透而过,至强的剑意将他诛灭。
这饕餮矿脉,可还是在长生界主手中管辖着,而且,也在长生界的地界,若是真将长生界主给得罪惨了,他即便如今修为大进,一样是死路一条。
“以剑之力量攻击那疯子就是自寻死路。”不远处的秦问天看到这一幕立即明白,这从深渊中走出的磨剑强者他领悟了剑的本源规则,这是发生质变了,在领悟上直接压倒了你,你的剑道规则,还如何能够攻击对方?直接被控制住。
“前辈,在下乃是天和-图-书行宫宫主弟子,长生界主之孙,还望前辈手下留情。”生命危急面前,单冷秋直接服软,说出自己的背景,这使得那疯子目光一闪,长生界主的徒孙?
这千年,他是磨那柄剑,还是磨他自身这柄剑?
终于,他抬起头,一缕可怕的寒光从他的眼神中爆射而出,璀璨无比,那道眼神,仿佛蕴藏天地至强剑意,能够撕裂一切,穿透一切。
千年磨剑,剑成,只为摧毁?
身形一闪,他整个人化作了一道光,犹如一柄剑,他的人,就是剑。
然而却见那疯子般的身影依旧往前迈步,似不管不顾,浑然没有在意般,继续往前走动,当单冷秋的剑意攻击落在对方身上的时候,那些剑意,竟变得无比柔和了起来,在他身体之上流动着。
淡淡的摇了摇头,秦问天看向前方,没有多说什么,他的骄傲不像单冷秋那样,容不得他人的不同意见,他有自己的领悟看法,单冷秋如若也坚持他的看法,那与他何干,难道有不同意见的人,你就要和人切磋战斗一样证明你是对的?
莫非,这就是所谓的大道无情吗?
剑河依旧流动着,前方的深渊之地,隐隐有剑意流动而出,竟仿佛逆流而上,使得诸人目光一凝,仙念朝着深渊之底窥探而去,刹那间,许多人的眼眸收缩,有人惊呼道:“有人。”
“看来,规则本源感悟之后便能够做到。”http://m.hetushu.com秦问天喃喃低语一声,看了一眼单冷秋:“这么说,天行宫宫主也能做到了,他没有告诉过你吗?”
“你也懂剑?”那疯子般的身影讽刺一声,顿时无尽剑威逆流,落在了单冷秋的身上,竟然真的犹如流水一般,在单冷秋的身体之上流动着,单冷秋的身体不停的颤抖着,眼眸中尽皆无穷无尽的恐惧之意。
那道剑光又化身为人,再次出现,含笑扫了诸人一眼,随即看向单冷秋等人,迈步而出,单冷秋神色大变,身上释放可怕的气息,剑光璀璨,一剑生,天地间似有无尽光华,能斩开天地,杀向对方。
千年磨一剑,出现之后,直接以人试剑,此人修行已近乎疯狂了,眼里只有他的剑,诸多强者,仿佛只是他磨剑试炼之物,而非一道道生命,可谓无情至极。
“是啊,有些时候,终究是要自己感悟,才是自己的,如若直接告诉你,你反而陷入某种困境之中,虽知道,却不能理解,还不如直接悟到,想必天行宫宫主一定多次让你感受他的力量吧。”秦问天叹了一声,语气平和,并没有盛气凌人之意,只是心中若有所思,沉浸于自我感悟中。
“这是他自己释放的剑意?”单冷秋身形往后退的同时开口说道,然而似乎有些自欺欺人,那剑意分明是天然而生,是饕餮矿脉的产物,是外力,但当你修为足够强大www.hetushu.com的时候,似乎,真的可以改变其形态,让剑,变得温和。
这一刻,单冷秋的脸色惨白,同时,这似乎也印证了,他的错的,当实力足够强大,是能够改变规则的!
“啊!”那人发出一道凄惨的嚎叫声,身体暴退,刹那间,一道道身影急速往后退开,露出惊恐的神色,那犹如水花般四溅的剑河,看似柔和无形,却有着可怕的杀伤力。
单冷秋他们也皆都在退,只见慕容潇潇躲在单冷秋的后面,一行人仿佛以单冷秋为中心后退,同时身上都爆发出可怕的帝光。
单冷秋被甩到地面上,浑身已经湿透了,若非是有身份护身,对方一念之间,他就必死!
还有强者以神兵法宝护身,挡在身前,但却见剑光直接分解,顺着法宝流动,在刹那间流过了他的神兵法宝,进入他身体所在的那一侧,随即将他诛杀,根本挡不住。
一道道锋锐目光朝着下空望去,只见一道身影缓缓往上,剑河不断逆流,和流淌而下的剑河相互交汇,随即疯狂的朝着八方射出。
深渊之中,竟然有人出现。
从表面上看来,似乎是单冷秋对,然而若是深思的话,秦问天的话何尝没有道理,既然人控制自身力量之时可以不伤及自己,那么是否意味着力量本身是可控的,并没有绝对,真正的规则本源,是能够以多种形态而存在的?
这是,绝对的领悟压制。
这纯粹就是和*图*书彻头彻尾的奉承话语了,单冷秋却对着慕容潇潇点了点头,他那骄傲虚荣的心,似乎这样才会舒服一些。
他长发披在那,极为凌乱,犹如疯子般,他穿着一件黑色的袍子,血迹斑斑,有着无数血痕,衣衫也是极为破烂,他一直在那磨剑,心无旁骛。
他笑了笑,结盟之时他就明白,所谓同盟不过是弱者依附强者的一种自我保护而已,这种联盟在利益面前是极其脆弱的,他们结盟之时,因为单冷秋的身份缘故,这联盟便隐隐以他为尊,诸人都奉承着他,这单冷秋本身也确实是超凡人物,再加上他的身份自然是极为骄傲。
单冷秋神色一僵,脸色越发难看了起来。
然而,再看那从深渊中出现的身影,似乎又要推翻这种结论,秦问天,像是对的,那人沐浴剑河之中,没有用任何力量去抵抗,剑河流经他的身体,缓缓的流淌而过,就像是真正的水滴般,可怕至极。
“闭嘴。”单冷秋冰冷喝道,秦问天一愣,随即没有再说什么,慕容潇潇一阵错愕,随即依旧浅浅笑着,看着单冷秋道:“事实不一定就是我们看到的,我依旧相信你是对的。”
但即便如此,他们依旧不会去表示支持秦问天的。
“千年磨一剑,如今,剑成。”锋利的声音从他口中吐出,随即,磨剑石朝着下空坠落,他手掌将那柄剑拿了起来,随即手掌猛的一颤,刹那间,耗尽千年磨的剑,直接和_图_书被他摧毁。
越是深思,越会感觉似有一丝感悟,只是无法抓住来。
“单兄,他哪里能够和你切磋,你在意他的看法干什么。”易怜这时候开口说道,至于另外荒地四宫的四人,则都是沉默,静静的看着,同时也在思考之前秦问天和单冷秋的话。
秦问天没有再看对方,而是望向那从深渊中出现的人,他竟然蹲在那,在磨剑,将剑放在磨剑石上,任由无尽的剑河流动在上面,使得那剑的剑身光滑如洗,能够折射出光来。
这似乎印证了之前单冷秋的话,剑之形态或许能够改变,但其本质就是至刚至强,锋利至极,没有不杀人之剑。
当然,单冷秋会如此,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自视甚高,若是他知道天问就是上届统领帝君战一战成名的秦问天,或许就能够容忍他的不同意见了,如今动怒,只是觉得秦问天没有资格当众质疑他的感悟吧,尤其是在美女面前,即便单冷秋并没有对慕容潇潇表现出太大的热情,但被美女爱慕着,终究还是能够满足虚荣心的,自然不能丢了面子。
“噗呲……”一道清脆的声响传出,一人低头,看着自己的胸口,那里,有着一个个密密麻麻的洞口,似有一股水流流过身体,便留下了这些洞口,随即,鲜血流淌而出,也如流水一般。
这从深渊中走出的强者,应该已经是真正站在帝境无敌层次了,甚至,可能是接触到了九界宫宫主的那一层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