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太古神王

作者:净无痕
太古神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颤抖的诸人

“百炼圣教,圣子李煜枫。”万竹青喃喃低语一声,此刻的他内心何尝不是掀起了惊涛骇浪,这,不正是秦问天之前在来时说过的名字么。
狂吗?何等的狂,而且是当着弄月公主的面出此狂言。
“牧秋,跪下道歉。”仙帝仙念呵斥一声,牧秋身躯颤抖,脸上没有一丝血色,当着无数人的面,当着北冥弄月的面,跪下来,道歉么?
秦问天以仙台境界,名声传遍仙域东部,这是个奇迹,李煜枫,他还没有能够创造这样的奇迹。
随即她的目光又望向了李煜枫,道:“你也是,既然来了,直接前来找我便是,何必弄出如此风波。”
那位仙帝存在目光看着李煜枫,仿佛要将对方看透来,随后他看了一眼李煜枫释放的力量,瞳孔微微收缩了下,这种力量,仿佛和一股不属于北冥仙朝的顶级势力有些相似。
否则,面对仙帝,他怎么敢说出灭你一族的狂傲言语。
被毁灭力量笼罩的牧秋愣住了,端木秀目光也凝在了那里,还有他们身边的强者,以及万家之人。
当狂道极致的地步,那么,他人就不再会单纯的认为那是无知的狂妄,而是真正有着无比可怕的自信,否则,他拿什么威胁一位仙帝?仙帝,可不会被吓唬到。
“果然……”那仙帝眼神凝了下,若说有谁敢灭他一族,那么,他就应该想到,此人很可能是来自顶级势力,而在北冥仙朝,除了皇室之外,没有其它顶级势力了,只和*图*书有那极为遥远的地方,百炼圣教。
北冥弄月此言一出,无数人为之心颤,直接去找她便是?
秦问天说,北冥仙朝的北冥弄月,已经有了心上人,而她的心上人,正是百炼圣教的圣子李煜枫。
“咳……”一声闷哼,万青山嘴中又吐出一口淤血,然而万家此刻竟然没有人敢动弹了。
“道歉?”李煜枫忽然间笑了,道歉有用,武道世界岂不是没有争斗了,我侮辱你,想要杀你,发现战斗不赢,然后道歉……这世界上,什么时候有这么好的事情了?
下一刻,李煜枫和北冥弄月的手,握在了一起。
北冥皇朝辽阔无尽,但出了这座皇城,只要是在北冥皇朝境内,他们两大势力惹不起的人,真的太少太少,可以说罕见至极,所以,他们当然有资格强势。
然而她们此刻荒谬的发现,他们看不起的人,蔑视的人,却是牧秋和端木秀惹不起的存在。
简单的话语,凌厉至极的霸道,牧秋感觉浑身冰凉刺骨,他从来没有觉得死亡会像此刻这样,距离他如此的近。
“你是谁?”那仙帝存在问道。
一道道惊呼声传出,刹那间,整片虚空为之震颤。
“这是我教圣子。”旁边一位仙王强者冷冷的开口,在这里,圣子李煜枫竟然被一个同为仙台境界的后辈威胁,扬言要他死在这座皇城,简直岂有此理。
只有最顶级的仙王以及知名仙帝人物,他们的名声才能传遍一m.hetushu.com方,横跨仙朝辽阔无尽的地域。
牧秋和端木身为仙帝势力弟子,他们虽然不知道李煜枫是谁,但当然不会不知道百炼圣教是什么势力,那是仙域北方的顶级势力,和北冥仙朝齐名的势力。
“我来自,百炼圣教。”李煜枫接下来的声音,犹如一道晴天霹雳,在那仙帝以及牧秋耳中响起。
北冥弄月,仙朝公主,他们高不可攀的人物,哪怕是对端木秀而言,依旧是高不可攀,但此刻,正拉着李煜枫的手,而李煜枫,称秦问天,秦兄。
万竹青想到了,知音当然也想到了,毕竟当时她也在轿子里,不过她的心境却平和许多,毕竟她之前就问过秦问天,秦问天也承认了自己的不凡,只是知音无法想到秦问天的不凡究竟达到了怎样的层次。
“哈哈,此事可不怪我,而是因秦兄而起,在这里能够遇到这家伙,难道不算是惊喜。”李煜枫微笑着说道。
那,真的是玩笑么?
牧秋和端木一直自信的认为,只要不是北冥仙朝的皇室之人,在这座皇城,又有多少人是身为帝境势力嫡系子孙的他们所招惹不起的,尤其是当牧秋和端木秀站在一起的时候,这种自信更加的强烈,他们惹不起的人,自然认识,但李煜枫,他们不认识。
李煜枫此言一落,周围刹那间寂静无声。
“李煜枫是百炼圣教的圣子,那么他秦问天,又是什么人?”万家不少目光落在了秦问天的身上,此刻躺在和*图*书地上的万青山都仿佛忘记了被秦问天践踏的羞辱,他脑袋一片混乱,想到之前的种种,他自己都不记得自己对秦问天有过什么样的羞辱话语了。
“公主,能否饶牧秋一命?”那仙帝目光望向北冥弄月,李煜枫不肯放过牧秋,那么希望只有在北冥弄月身上,这里是北冥仙朝,只要北冥弄月愿意帮忙,那么,还是可以化解开的。
牧秋脸色惨白,他终于知道,在这里,他也遇到了惹不起的人物。
当时,万竹青还以为秦问天是在开玩笑,他说秦问天开玩笑竟也这么厉害,说的好像是真的一样……但此刻,李煜枫就在这里,而且,真的是百炼圣教的圣子,他还和秦问天认识,称呼秦问天为秦兄。
当这一切窜连在一起,可想而知此刻万竹青内心有多么可怕的惊涛骇浪。
万家的人一个个神色变得精彩至极,又以万妙颜以及万一瑶等人内心的波动最为强烈,她们以为,牧秋和端木秀是云端的人物,高高在上,因此,万家主动往上贴,费力讨好。
他们的心,不断往下沉。
李煜枫冰冷说道,他之前脾气很好,只是觉得好笑,从来都只有他以势压人的份,何时轮到有人在他心上人面前扬言要杀他了?这可真是一件丢脸的事情。
“想清楚了吗,我现在,能杀他了吗,是他死,还是族灭?”
此刻,出现在李煜枫面前的,乃是仙帝境强者的仙念,李煜枫他当然不会不知道。
牧秋死,还是族和-图-书灭?
北冥仙朝的公主北冥弄月,和百炼圣教圣子李煜枫,他们认识,而且,关系匪浅。
“李煜枫。”见到对方的眼神,李煜枫平静的笑了,当然他不认为仅仅凭借一个名字就足以吓唬到一位仙帝,毕竟,同为仙域北方的顶级势力,北冥皇朝和百炼圣教的势力虽然是接壤的,但相差太过遥远,北冥仙朝的人都会认得仙朝公主,但认识百炼圣教圣子的人,却绝对不会多。
“这就是你给我的惊喜么?”北冥弄月无语的道。
万家之人此刻已经吓得呆滞在了那里,万妙颜的美眸依旧很冷,但心中却掀起了巨大的波涛,她发现,事情远比她想象中的要复杂,她认为的低贱之人,恰恰同样可能是她万家招惹不起的存在,那种云端之上的强者。
百炼圣教的圣子,和北冥仙朝的弄月公主,他们,是一对爱侣。
接着,万一瑶的身体也颤了颤,万竹青轻微的低语声仿佛提醒了她,让她想起了之前偷听到的那段对话,之前他们讽刺知音自命不凡,秦问天以云端之人来抬高自己,然而此刻,她们所认为的谎言,正在一步步得到印证。
万竹青颤抖着身体,抬头看了一眼虚空中的北冥弄月,她一直安静的站在那,刚才,端木和牧秋想要让她撑腰,她没有理会,如若秦问天说的是真的,那么……
你要牧秋死,还是一族灭?
然而,面对仙帝境的存在,他告诉对方,今日你阻止我,我不杀牧秋,那么,改日,我灭http://m•hetushu•com你一族。
牧秋面若死灰,心生绝望,端木秀脸上写满了恐慌之意,虽然此刻还没有人对付他,然而,他的身体,却已经因恐惧而轻微的震颤着。
但这一刻,牧秋和端木,忽然间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,莫非,眼前的人,真的就来自那些惹不起的罕见势力中的其中一股?
万青山依旧被秦问天践踏在脚下,他抬头看着秦问天,却发现秦问天眼神依旧漠然无比,和之前一样,始终不曾变幻,仿佛李煜枫的话,是理所当然,这一刻,万青山忽然间感觉到身体有些冷,他生出了一股极为不妙的感觉。
北冥弄月和李煜枫一起转身,看向秦问天,只见万家人眼中云端之上不可攀登的仙朝公主,此刻脸上浮现一抹淡淡的微笑,道:“既然到了北冥仙朝,你何必还要来此接受考验,直接前来找我便是,我还敢不接待你这大魔王吗!”
这样的一幕,他们如何还会不明白发生了什么。
万家之人更是心如死灰,一切,皆如秦问天所说的那样。
“牧帝,做事终究是要付出代价的,之前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,牧秋他嚣张跋扈,要将前来参加此次盛宴的人驱逐,甚至以死亡来威胁,既然如此,就该承受相应的代价,好在此时牧家还未牵连其中,所以,牧帝还是慎重吧。”北冥弄月平静的说道。
“这不是想要给你一个惊喜吗。”李煜枫笑了笑,北冥弄月瞪了他一眼,身形一闪,站在了李煜枫的身边,轻轻的伸出手。